尺子常识网

希腊哲学,与中国古代哲学的差异是什么?

梅长苏娱乐圈

2021/5/3 0:44:32

请谈谈东西方哲学的差异,以及优点和缺点

其他回答(1个)

  • 往事未必如烟

    2021/5/5 20:19:21


    “哲学”之概念,自西方与日本引进以来便拥有其成型的内涵。中国是否有“哲学”,很早就是学术界的议题之一。1922年章太炎先生讲《国学概论》,道:“今姑且用’哲学‘二字吧。”由“姑且”二字,可看出其无奈。梁启超《中国历史研究法补编》中,提及”道术史“的做法,可能也不大想用“哲学”二字以冠名。金岳霖在冯友兰《中国哲学史》的审查报告中道:“如果一种思想的实质与形式都异于普遍哲学,那种思想是否是一种哲学,颇是一个问题……‘中国哲学’这名称,就有这个困难问题。”

    1918年,傅斯年致信蔡元培,认为西方哲学以自然科学为基础,中国哲学以历史为基础,有本质区别,“中国哲学根本不算是哲学。”前者更是在之后认为中国只有“方术”,没有“哲学”。

    蔡元培(《简易哲学纲要》),胡适(《胡适口述自传》),唐君毅(《略论作中国哲学史应持之态度及其分期》)等等学者,都认为“哲学”之概念不适用于中国,在此不详细讨论。

    近年的研究者中,如陈启云《两汉思想文化史的宏观意义》也有指出,冯著《中国哲学史》实际上“只是由一位哲学家本其哲学素养而写成的思想史”。葛兆光《中国思想史》也对“中国哲学”之概念持怀疑态度。可见,49年之前的结论如今仍有一席之地。

    当然,一味将“哲学”之概念以西方范式去理解,可能有失偏颇。汉学家马悦然认为,“说中国古代没有哲学是站在了儒家的框架内达成的结论,但我们研究哲学史,不就是要跳出所有既定框架,以更高的宇宙姿态去俯视历史的进程吗?” 换句话说,“哲学”作为语意代言词,或只是空壳而已,其内涵可以根据文化的契合性而进行演化。

    那么结论到底如何,张汝伦《现代中国哲学之身份认同和自我批判》中,给出了很好的答案:

    “中国古代有没有哲学”,关键看对“哲学”的理解方式。此中有两种层面上的解读。第一,若根据哲学活动的外在特征回答,即“哲学是思辨”等,那么中国古代显然是有“哲学”的。冯友兰《中国哲学史》:“知其内容,即可知哲学为之何物。”便是此种说法的具体体现之一。第二种说法,是根据哲学内在含义的特殊性回答。若“哲学”是西方所怀有的科学精神,是亚里士多德所言“第一哲学”,是60年代之后兴起的“语言理解”等,又若,此种“哲学”为当下之“普遍哲学”,那么显然,因为方法论(余秉颐认为,中国古代思想研究的方法论是metaphysical intuition,与西方哲学研究实有相差)与研究对象(熊十力认为,中国古代思想研究的主要对象,为“体“——此处之“体”,并非“本体论”之“体”,具体见《十力语要》等)的截然不同,中国古代是没有“哲学”的

相关问题
热门推荐